大连工人讲述惊险经历 钻头被卡“救”了12个人

作者:to88通盈官方网站发布日期:2020-09-17 00:31

  7月20日中午,大连“7.18隧道坍塌事故”中的12名被困工人,在经过10多个小时的医学观察后全部出院,回到了他们建筑工地附近的临时住所。在塌方后被困隧道的近36个小时里,仅靠一只微型小手电的光亮 ,被困工人究竟以什么心态度过了这段难熬的时间,隧道内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本报记者听他们亲口讲述了事发时的惊险经历。

  “太悬了,隧道塌方的地方,其实就是我们放炮避险的位置。”7月20日中午,当记者来到大连隧道坍塌现场附近一座废弃的楼房,进入施工单位工人临时居住的5层楼一个房间时 ,刚刚从医院回到住处的工友们心里的恐惧似乎还写在每个人的脸上,工友田仕万仍心有余悸:“我们与死神可以说擦肩而过,当时大家都以为就这么死定了。”

  今年36岁的田仕万是广西河池人,与他同时被困在隧道内的还有另外5名都姓田的同乡,他们之间都是亲戚。田仕万告诉记者,当时在隧道内工作的12名工人,其中8人是负责在洞壁上用风镐打眼放炮的“炮工”,有两名是往隧道内运输炸药的工人,另外一人是当班的负责人。田仕万说,按照工作程序,“炮工”在洞壁上用风镐打好炮眼后,要用高压风把炮眼里的泥水吹干,再将炸药放进炮眼,分别放上雷管和起爆线后就要撤离到“避险点”,等到炸药起爆后再进行下一步工作。

  当时炸药已经安装好,他们正在做最后的全面检查,这时“炮工“廖凯突然发现他打的一个钻头卡住了。今年33岁的廖凯用浓重的湖北襄樊口音告诉记者,当时他在洞壁上打了10多个炮眼,每个炮眼的深度大约是3米,可是有几个钻头打进石头里就拔出不来了,按照规矩都是放炮后再寻找钻头,但可能在放炮后找到的是个废钻头。廖凯就告诉大家先慢点,等他把钻头拔出来再撤到“避险点”,也正是他的这句话挽救了大家的生命。

  7月18日4时 30分,大连中山区胜利路东段南山隧道拓宽改造工程发生了塌方事故。今年29岁的广西河池“炮工”田慧告诉记者,正当大家在等待廖凯取卡在岩石中的钻头时 ,猛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可怕的轰隆隆响声,并且地面开始剧烈颤抖,粉尘扑面而来,洞内照明的电灯紧接着就灭了。据介绍,隧道坍塌泥石下落时在洞内形成了空气压缩,巨大的耳压让几名工人痛得当场就蹲在了地上。现在还有不少工人的耳朵还在隐隐作痛,要继续吃药治疗。

  田慧说,隧道坍塌后在里面形成了一个约六七十米长的空洞,塌落碎石的位置正好就是工人放炮时避险的地方,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大家都愣住了,好长一段时间回不过神来,并为与死神擦肩而过感动庆幸。“如果不是为了等廖凯拔钻头,说不定大家都砸在里面了。”

  田仕万告诉记者,当大家回过神来知道隧道发生坍塌事故后,在黑漆漆的洞内没有一点亮光,过了好长时间值班负责人才拿出一个探查炮孔的微型小手电,大家拿出自己的手机发现根本就没有任何信号 ,无法与外界联络、不知道所在的位置会不会再次塌方,一阵阵恐惧向12名工人袭来,让他们感觉到了人生从未遇到过的害怕和无助。

  在12名被困工人中,年龄最大的50多岁,最小的是今年22岁的田鸿福。工人们告诉记者 ,南山隧道拓宽改造工程施工这么长时间 ,从来没有人讲过洞内上方有个防空洞,“对打洞放炮的工人隐瞒工作安全环境状况”,让他们感到十分不解,并对施工单位安排昼夜加班连续施工的做法颇有意见。

  黑暗中广西河池一工友让每个人都找地方坐下,保持体力防止消耗过多的氧气,倾听外面的动静然后再想出去的办法。据介绍,当隧道坍塌时间过了大约10多个小时后,工人们就听见旁边的隔壁的洞口方向传来爆炸声响。大约上午10点左右,两洞间的墙壁被打通了,紧接着陆续又有 4个孔被打通。

  每个孔的直径是20厘米左右,除了给我们送风的孔以外,还通过另外的孔把装着食物的矿泉水瓶给送了进来。洞外与洞内人员也能够顺利通话,并能以手电相互沟通示意,洞外还将纸笔通过通风口送进洞内以保持联系。

  救援人员还把包括田鸿福怀孕的妻子等工人们的亲属喊来,与被困人员进行了连线通话,让他们倍感温馨。大家也来了求生干劲,拿起风镐就在洞外救援的同一方向干起活来,“在那36个小时里 ,谁也没顾得上合眼睡觉,心里想的就是赶快出去逃离险境。”工人说。


to88通盈官方网站

上一篇:俄居民楼燃气爆炸离奇炸塌10层楼事发一周原因调

下一篇:巢湖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备报价招代理